彩瑞:咱们为什么要周旋做互加安放?

原标题:伏彩瑞:我们为什么要坚持做互加计划? 昨天是互加计划两周年,互加计划举办了一场在线发布会

昨天是互加计划两周年,互加计划举办了一场在线发布会,也是“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公益计划“在线讲。吴虹校长邀请我通过CCtalk课堂与万名青年教师一起分享这两年互加计划的成长与收获,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么多教师对话,很多感触。

分享结束,上千名青年教师留言交流乡村教育教学经验,他们的故事和感受,让我切切实实看到中国乡村教育在互加计划的帮助下迎来的变化。

我想起两年前的10月28日,沪江在上海举行2015战略发布会,宣布启动互联网教育公益项目“互+计划”。我们希望通过互联网改变传统教育模式,让教育资源公平传递,搭建互联网教育平台,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在全国各地的共建共享。

这是我们在教育公益上的一点小初心,短短两年,没想到会激起那么大的影响,再一次印证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含义。

今天是第11讲,刚好也是我创业11年,老天真是在冥冥中有特殊的安排。早就想跟大家分享我们为什么做互加计划,我们怎么做互加计划?现在我们到底做得怎么样?以后想做成什么样?我知道各位老师一定也有很多话想要告诉我,稍后说完,大家也可以向我提问。

很多公司做到一定程度都会有自己的一些公益计划。其实大家可能不知道沪江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公益性的网站,16年前我只是一个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时,对互联网也是茫然的,但是我发现身边已经有很多人想在网上学东西,他们那么年轻,那么想通过学习教育来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的命运。于是,我想说有没有可能搭建一个网上的平台,然后给这些有想法的人彼此一个交流的空间,让水平高一点的人去帮助迫切需要的、现在水平差一点的人。如果是这样,那该多好啊。

让我意外的是这么一个想法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很多网友纷纷给我写信给我留言,说阿诺干这事儿太有意思了,没有你的话,像我这种不在北京不在上海,也不在其他省会的城市,甚至不在城市里的人,我怎么样通过学习来改变自己。很多人是教师,很多是学生,天南地北,汇聚一堂,在学习的社群,发现自己不孤单了,我想学什么真的可以学,找到志同道合的陪伴者。

2001年建立一直到2005年研究生毕业五年多时间,沪江网就是这样一个公益的存在,不赚一分钱,我还得打工赚钱养这个网站。但是那颗公益的心一直活了下来。这是为什么我们会去做公益计划,我想最原始的一个原因就是出于做沪江的一个出发点,就是想通过互联网,改变教育不均衡的现状。

那时候根本没想到有一天可以做成企业盈利。06年创立公司,从创业的第一天我就是负债累累的“负”翁,我们借了8万块钱,买了八张转椅,在小区住宅里面就开始创业。我怎么也想象不到,三年的时间,这8万块钱的企业变成了8000万的企业;这个8000万的企业从三年时间变成了八个亿;又过了三年,这八个亿变成了八十亿。如今沪江正在努力,再用三年,把八十亿成八百亿。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坚持的原则都是:“创造用户价值,帮助用户解决问题”。

那次地震特别强烈,我跟我同事在开会,突然发现我看人有点晃,不舒服有点想吐,后来才发现是地震。不敢坐电梯,一路小跑,跑到楼下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地震,那一刻我感觉到人生真的是很渺小,当时我就决定一定要做些什么。

原以为一个企业这么小,也不成功,能够做什么呀?等有一天成功了以后再做。那一刻,我感觉到人生可没有成功。人这一辈子,想到了的事,没去做,将是多么大的遗憾。所以2009年我们还是一个只有几十个人小公司的时候,我们就做了第一个慈善基金,和上海市慈善总会一起做了50万块钱的教育公益基金,当时,慈善总会的领导劝我们说,你们又没钱,就不要去硬撑了。但是我们不去做的话会后悔,我有可能这次这辈子创业都不成功,有可能创业失败,但是我们不做这件事,一生的遗憾将永远没有办法弥补。

50万块钱的教育公益基金是沪江做的第一个公益项目,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中国这么大,需要帮助的事太多,也没有办法聚焦。因为沪江一直聚焦于互联网教育领域,于是我们决定去做教育。

那时流行支教,大家去乡下支教几个月,隔段时间就走了,结果走了之后造成很大的问题,就是很多孩子本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原来不知道还有那么优秀的老师,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老师有差距,原来自己可能这辈子走不出山村,有可能自己没有更好受教育的权利,反而更沮丧。

那时我就在想有没有可能真正利用互联网去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这就是最原始的互加计划。我们开发了强大的听课软件CCtalk,在普通的电脑、普通的平板上都能装,不会特别耗费网络资源,即使只有几kb都能流畅听音频。

我们给老师们培训如何使用CCtalk软件,解决了硬件问题,我们又开始解决软件问题,我们找到名校的老师,捐出自己的课余时间,把自己擅长的课程通过直播形式让乡村的孩子们有机会学习,并呼吁他们发动身边的人一起加入,对乡村老师也进行培训交流。

在这些老师的帮助之下,互加计划很快就铺满了各种学习内容。老师们捐助课程有英语课、美术课、音乐课、科学课等。很多企业家了解后想捐设备,有当地的运营说我可以捐宽带,大量校园里的老师说,我可以持续地捐课,发动更多的人来让他们来贡献余热,有些大学生说我也不用去支教,就在我们寝室里面教乡村教师怎么用电脑。

互加链接这么多学校不是偶然,中国有33万多所十个人以下的学校,十几万一百人以下的学校,分布在我们祖国的大江南北,只能通过互联网连接彼此,而且我们发现,更关键的价值是什么呢?授之以渔,我们能不能通过互联网培养中间的中坚力量。

不用离开这群心爱的孩子,通过互联网,更加及时迅捷地去提升教育教学工作,让自己人生更成功。做互加计划,我们不是空有一腔热情,更是在不断探索行之有效的方法,这套方法要放之四海而皆准,要让任何人更简单更快乐,更公平的接受教育,我们要让乡村教师插上翅膀。

这两年时间,我们非常务实地在解决整个流程的各项问题,我们团队的小伙伴们,个个都像拼命三郎,不是在乡村,就是在去某个学校的路上。每个月可能只能跟他们见一次面。我的各种需求,就是必须要把各种方案带到教室,到各学校去进行尝试。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清晰地发现,整个教育领域都在用我们的互加计划解决问题,国家的网信办、工信部,甚至是国务院参事汤敏老师,都积极地帮助推进我们的计划,整个世界发生了联动,原来这个世界真的会改变,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计划。现在,已经有18个省份,61个区县教育局,3442个学校,22277位老师参与到青椒计划中,这是我一开始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数字,然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让人跃跃欲试的名字——“青椒计划”!

青椒计划有很多种可能,辣得刺激我们一起来去改变一些事情。有一次我还在青椒计划的课堂中,听到了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给老师们讲怎么讲话的一堂课,自己从中也获益非浅。我想有了他的教学,我们乡村教师也可以口若悬河,三小时五小时,就算这个学校只有一个老师。

我们的潜能得到了释放之后,就可能影响更多的孩子,更多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可能把自身基因最强壮的东西联合在一起,于是梦想就有可能被激活。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同时还能帮助别人成就梦想。

世界真的被改变了。我现在到任何地方,我的企业家朋友拉住我说,一定要让我能够加入这个计划,先经过我们的观察,参加互加计划的人一旦参加进来,就是一直参加,很多老师不是捐一节课,不是捐一个月,而是一年两年到现在都在坚持。这么多老师,这么多用户,这么多学生,这么多领导,这么多企业家,都在助力互加计划。

今天是10月28号,也是互相计划诞生整整两周年的日子,我很想在这个课程上宣布:互加计划,终于成熟了。我们只希望,更多的老师参与进来,也希望,我们这几万名乡村教师大家能够真正理解,接受这个网络培训是科技发展的福利,很多人已经领先于这个国家,甚至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

下个月我将去卡塔尔的首都多哈参加全球教育wise大会,担任评委,本届唯一的中国评委。我这一次参加评选,已经跟其他评委一起在几十个上百个项目当中挑选出了六个获奖项目,他们来自于全球各个地方,非洲、拉丁美洲、欧洲,包括美国。这些创新项目中,少有能够娴熟利用互联网来解决教育公平问题的,也许我们中国现在的乡村教育还有很多很多的困难。

我发现全球只有我们中国人利用互联网解决了教育问题,今天,沪江网的用户已经从我当年刚创业的20万,变成1.6个亿。

我们国家有7亿的网民,沪江用户1.6亿,相当于很多国家的人口。我相信我们每个教师每一个用户会影响几十甚至几百个学生、家长以及家庭。实际上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很可能去改变,我认为教育方式是人类社会最主要的推动者。5到10年之后会成为人人为网师的时代。

我身后的logo是“CCtalk汇聚天下网师”,相信你可以是天下网师的一员,你是这个地球上最早接触互联网教育的乡村老师,你们实际上是引领者,是先锋。十年前我也不相信沪江可以活下来,可以有互加计划。互联网将会是影响和改变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巨大需求,没有任何人可以离开互联网,如今互联网已经进化到了一个新时代,出现推动了我们现在人生的A、B、C技术,A是人工智能,B是大数据,C是云计算。

我们无法离开大数据,无法离开人工智能,如今我们着力一直在做的是人工智能家教。希望有一天能不吃苦,将来人工智能家教会解放老师,让所有老师不用再浪费时间去改作业,让所有老师可以轻松看作业,让刚刚上岗几个月的老师做出最棒的题目,每个人不用论资排辈,创造出好的课件,发送录像放到全世界,让更多需要这个领域知识的老师应用。创造出这样的知识教育体系,我们的人工智能会帮助大家分辨哪些学生是认真听而听不懂,是因为老师没有讲清楚,还是因为学生没有理解。

信息化时代、人工智能时代一定让我们进入下一个大规模的个性化教育,一个人可以教十个人上百个人、上万个甚至是10万个100万个。而让每一个学生学到他应该学到的知识,提供个性化的教育,这才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创造。

我今天很有幸能够跟黄埔军校一般的、与众不同的青年乡村教师来一起共同探讨这个问题,相信我们今天的讨论只是一个开始,只是一个种子。

你们已经开启了这个地球上最前沿的教育,因为你们拥有了这么好的老师给你们捐的课程,讲的最顶级的内容,他们都是各行各业的专家,你们拥有包括基金会、包括互加计划团队小伙伴们最贴心的服务,他们是这个地球上最懂教育公益最懂互联网的一群人,他们持续不断第奉献热情给你们,如果你们还在等待的线%被淘汰的。

我们站在这个时代的浪潮上,为什么不利用青年时期全身心的投入,为什么不让自己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为什么不对未来充满信心,不让自己变成一个崭新的新时代的人?这是我今天想跟各位老师讲的。我们要做教育,我们都知道这条路很坎坷、很崎岖,可是,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们是不是就改变了这个国家的教育,影响无数的后代?

我们互加计划,利用CCtalk,利用沪江的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一代一代不断地做出产品,不断地打磨产品,不断地引领未来。两年时间我们做成了,影响了几十万的孩子,接触了一千多所学校,可是我们还有很多所学校没有接触,几千万的学生没有帮助。

我们还处在非常非常初级的阶段,我们希望更多的乡村教师能够加入青椒计划,我们希望将来可以携起手来,一起改变教育,一起真正让更多更多的孩子受益,让我们一起成为这个地球上,最懂互联网的一群青年教师吧。

全中国的青年乡村教师有340万,能够在这1万多中听课的人一定是万里挑一的,全中国的老师有1500万,我们就是1500万老师当中的2万人。有了互联网以后,城市和乡村的距离已经越来被数字鸿沟所填平。

明天,在互加计划两周年之际,国务院参事汤敏老师和吴校长,以及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媒体记者们一起要去一个地方。我们群里有很多这个地方的老师,我们要去河南三门峡的卢氏县,因为在这次老师的培训当中,我们一共6000位老师报名,参与的老师有5000多人来自三门峡,成为了青椒计划里面最踊跃的地方,所以这一次第一站我们去河南三门峡。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